您的位置: 食品资讯 > 新闻评论 > 正文
菲绑匪索要7000万赎金,该不该给?
2014-04-12 作者: 浏览次数: 77355次
[导读]发生在4月2日的马来西亚沙巴州仙本那人质劫持事件有了新进展,马来官方称绑匪要求支付赎金。尽管随后中方表示并未收到此类消息,不过赎金问题还是引发了人们很多探讨。不仅民间没有共识,学界也没有,各国态度也不尽相同。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在纠结什么?

反对支付赎金,有理有据

若支付赎金,则是对下一次绑架行为的催化,助长恶行

绑票是匪类生财的古老门径,恐怖组织、叛军、土匪、黑帮,以及零星的见财起意的人,无论犯罪智商有多低,都很容易想起这桩“买卖”。这其中最敏感的话题,就属赎金支付。这次,据马来西亚媒体《星报》报道,马来内政部长表示,“我们已经收到绑匪发来的关于赎金的消息,他要求5亿比索(约合人民币7000万元),这是针对中国游客的,绑匪尚未对菲律宾人质提出赎金要求。”

创立于1992年的阿布沙耶夫组织,早期希望通过武装斗争在菲南部建立独立的穆斯林国家,但该组织在前任头目哈达菲·詹贾拉尼的领导下,成功蜕变为一个以制造绑架和爆炸事件为生的恐怖组织。据菲警方去年公布的一份报告,阿布沙耶夫武装自成立以来,已通过绑架行为成功勒索3100万美元的赎金。

要知道,一些发达国家,对外宣称的原则,都是反对支付赎金。据路透社去年12月3日报道,英国向联合国安理会递交了一份决议草案,呼吁国际社会停止向极端组织支付绑架赎金,“近年来,恐怖主义组织,已经将绑架当做了一种工具,勒索的金额数量也越来越高,我们希望国际社会能达成一致,不继续向极端恐怖主义组织支付绑架赎金。”2009年,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罗斯玛丽·迪卡洛,就呼吁各国拒绝向海盗支付赎金,迪卡洛指出,各方应该采取坚决的不妥协政策,因为向海盗让步、支付赎金只会让他们继续顶风作案:“我们担心近来支付赎金的行为是让海盗活动增多的原因。”

绑架人质——索要赎金——赎金得手——酝酿下一次绑架,这种恶性循环的模式,是反对支付赎金的最重要理由。菲律宾公民反犯罪组织发言人洪玉华认为,绑架赎金已成为支撑阿布沙耶夫武装的重要资金来源,而该组织绑架勒索行为的一再得逞,导致菲国在过去10年内又滋生了一批绑架团体。

基于这个逻辑,甚至有些国家出台法律,禁止向绑匪支付赎金。新加坡《绑架法案》中就规定,支付赎金赎回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人的行为,应当被认定为有罪,应处7年以下监禁并处罚金。

赎金被用于资助恐怖组织,这也让国际社会不可接受

如果绑匪索要赎金成功,对绑架者而言自然是尝到了甜头,会继续实施绑架,同时,收到的赎金也可能被用来资助恐怖组织、个人,这更为国际社会不能接受。2002年至2005年担任美国驻马里大使的赫德尔斯顿,在接受《经济学人》的专访时表示,法国2010年在前殖民地尼日尔,为拯救在一个铀矿场遭绑架的法国人质,曾支付1700万美元赎金。赫德尔斯顿说,这些钱最终被用来资助基地组织北非分支。

据去年11月世界银行和联合国公布的最新报告《海盗行踪》显示,活跃在非洲之角附近海域的海盗,过去7年勒索了逾4亿美元赎金。赎金被用于各种形式的犯罪,包括贩卖人口、军火走私、毒品交易,还有很大一部分用于资助恐怖组织“索马里青年党”。

而对于自身就是恐怖组织的绑架者,赎金被用于资助恐怖组织自是当然。2000年,菲律宾霍洛岛驻军司令托兰帝诺上校称,阿布沙耶夫正在用它所获得的巨额赎金来招兵买马。他说,自从阿布沙耶夫组织2000年4月绑架21名人质以来,该组织的人数已达到了3000人,而据当地安全部门的消息,许多当地的武装组织为了获得4万至十万比索的看管人质赏金,而纷纷投奔阿布沙耶夫。

赎金的支付往往要依靠线人,而线人很多不靠谱

2012年1月28日和1月31日,短短4天里,非洲大地接连传出两起中国员工被劫持事件。其中在埃及西奈半岛所发生的一起,25名被当地贝都因斯瓦尔克部落劫持的中资水泥厂工人在一天后成功脱险,但营救细节并未披露;而在苏丹南科尔多凡州被反政府武装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北方局)劫持的29名中水电七局员工,在被劫持11天后才被释放,而此前失踪的一名中国员工被发现头部中弹。

非洲问题研究员陶短房认为,中国企业、个人爱走“上层路线”,有遇事喜好用钱摆平的习惯,往往被各种叵测势力所利用,造成更多不必要损失。一些中间人、“线人”利用中国企业、家属急于救人的心态,渲染“绑匪开价”,隐瞒对方真实意图,结果有时对方并未索要赎金或索要很少,“苦主”却付出天价,有时中间人根本不认识绑匪、甚至不知绑匪是谁,卷走赎金便人间蒸发,留下苦苦期盼的被绑架者家属,不仅浪费金钱和感情,严重时还会耽误营救,危及人质安全。当然,此案中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据媒体报道,这次的赎金信息是绑匪自己发布的。

支持支付赎金,也顺理成章

“至少先救下眼前被绑架的人”

从4月2日到昨天4月10日,经过了长达9天时间的考虑,绑匪提出了一个似乎酝酿很久的大数额赎金,也让很多人尤其是被掳人员的家人松了一口气,因为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既然绑匪提出了赎金要求,那也意味他们还未到达丧失理性的地步,人质的安全也就暂时得到了保障。

被劫持的女孩被劫持的女孩

在文明社会,人的价值最高;在解决绑架危机中,又是“人质安全第一”。虽然我们知道支付赎金就是纵容犯罪,但我们可以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本可挽救的生命就这样流逝?凡事要分轻重缓急,以后发生的绑架案至少是“缓”,而当前救下这个人,则是“急”、“重”。

从过往惯例看,要么武力解决,要么支付赎金,此案武力解决希望不大

从以往的海外被绑架案来看,能不付赎金又兵不血刃的救人案例,少之又少。

相较于斡旋谈判或付赎金了事的方式,以色列习惯采用更强硬直接的方法——武力解救人质。1976年6月,一架由以色列特拉维夫飞往法国巴黎的法航飞机,被劫持至乌干达恩德培机场,劫匪要求释放在押的恐怖袭击嫌疑犯,交换机上的以色列乘客。经过数天外交努力无果后,以派出百余名突击队员,连夜超低空飞行4000公里抵达恩德培机场展开营救,成功救出102名人质。劫匪被全部击毙,45名乌干达士兵在交火中身亡,而以方只有4名人质和一名突击队员身亡。从突击队抵达机场到带人质离开,整个行动只用了53分钟。

乌干达恩德培机场乌干达恩德培机场

但这么豪华的战役确实不多,不要忘了,营救作战的高风险是无法回避的。2010年9月,由驻阿富汗美军组织的突击营救行动就以失败告终,绑架者引爆自杀装置,被绑架的女人质当场身亡。而此次案件的发生地沙巴州,地理位置不利于人质的解救,事发海域水很浅,大船通行困难,而武装分子使用的小快艇则比较方便,逃脱也会很快。况且,此前阿布沙耶夫在马来西亚制造的绑架案中,没有靠武力解决的先例。

绑架案要弄清绑匪真实意图,只为求财,支付赎金往往能保障人质安全

绑匪的性质不同,动机各异,有些具有强烈的伤害性、侵略性,有些则“求财不求命”,有的既不求财,也不求命,而是有其它特殊诉求。

这一次的绑匪,是冲入酒店进行的绑架,主要选择外国人,比较随机,政治目的不强,这种情况下,如果支付赎金,一般绑匪会按照承诺释放人质。而在2000年该组织绑架21人的轰动案件中,除了要求支付赎金,还提出了其他要求,要求美国释放几名要犯来交换人质,其中包括因制造1993年纽约世界贸易中心爆炸案而被判终身监禁的恐怖分子优素福,以及阿卜杜勒-拉赫曼·奥马尔和阿布·海德尔。海德尔据说是阿布沙耶夫武装头目的老师。这些要求美国自然不会答应,随后双方又在赎金上纠缠。

美国历届政府都坚守一个惯例———绝不向绑匪低头。但为了保障人质安全,对于没有政治目的的绑架,甚至美国也会动摇。

2002年1月,美国《华尔街日报》资深记者丹尼尔·珀尔在巴基斯坦城市卡拉奇遭绑架后被撕票。消息传出后,举国大哗,愤怒的美国民众责骂政府无能。在强大的压力下,美国政府“不交赎金”的政策动摇了,对于只要赎金,没有其他要求的绑匪,不一定完全不考虑支付赎金的可能。当时阿布沙耶夫手中还扣着一对美国人质(2001年5月被绑架的伯纳姆夫妇),如果再遭撕票,美国政府将面临空前指责,终于,持“交赎金”观点的一派占了上风。于是,美政府首次为绑匪拨出一笔款。

面对这种纠结,如何解救人质呢?

以2000年阿布萨耶夫绑架21人的案例看,找到一个能斡旋的中间组织尤为重要

一方面,以政府的名义支付赎金,等于官方支持了绑架行为,同时也让政府面子上下不来,但也确实存在不得不支付赎金的情况存在,面对这种情况,这钱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呢?

有一个案例可以拿来参考。2000年,菲律宾阿布沙耶夫反政府武装于4月23日晚,摸黑登上马来西亚的潜水胜地西巴丹岛,劫持了包括西方人在内的21名人质,并把他们用船押解到菲律宾南部贫困荒凉的霍洛岛。绑架事件发生后,阿布沙耶夫武装一开始就提出了释放人质的要求,要以每个人质100万美元的价钱赎回人质。

人质危机发生后,菲律宾政府态度强硬,表示决不向阿布沙耶夫武装支付赎金,并迅速派遣军队前往霍洛岛,准备用武力解救人质。此时,欧盟国家,特别是人质所属国德国、法国和芬兰强烈要求菲律宾政府保障人质安全,不要使用武力解救人质。这让菲律宾政府几乎一筹莫展。情况就是,人质危在旦夕,菲律宾不肯支付赎金,人质所在国也不肯出面支付赎金,也不允许菲强制解救人质。

这个时候,八竿子打不着的利比亚站了出来。利比亚驻菲律宾前大使表示愿意为11名西方人质支付每人一百万美元的赎金,最终,来自利比亚的一个私人基金会(会长是卡扎菲儿子)赞助了1千万美元的赎金,同时菲律宾前总统埃斯特拉达,还向一些有钱的朋友借了100万美元,加上利比亚掏的1千万美元,凑足了总计1千1百万美元赎金,人质释放。

本来,整个人质危机与远在万里之外的利比亚,是没有什么直接关系的。那么为什么会和利比亚产生关系?法国《解放报》指出,利比亚愿意而且能够担当调解人,首要条件是利比亚与这些菲律宾反政府武装关系颇深。其次,众所周知,在洛克比空难之后,利比亚背上了“搞恐怖活动”的罪名,在国际上遭到了制裁。卡扎菲希望通过斡旋释放人质,树立一个新形象,结束利比亚多年来受孤立的状态。

但“世间再无卡扎菲”,商业公司可以帮上忙

如果必须用支付赎金的方式解救人质,政府又不想出面,又找不到类似“卡扎菲基金会”这样肯出面斡旋的组织,商业组织就成了唯一选择。

美国芝加哥紧急情况回应与研究协会,就是这样一家安全顾问公司。该公司负责人克拉克·斯达藤认为他们这种公司出现的原因是:“极端主义者必须筹措资金搞他们的活动,为此他们去绑架、然后勒索赎金。” 最近10年来,一些石油、矿业公司的驻外工作人员越来越多地成为绑架者的下手对象。这时如果有人能作为中间人,起到商讨赎金又保护人质的作用,这些大公司则求之不得;如果不是公司外派员工遭绑架,而是例如个人旅行者,他们公司也可以找机构代为募捐资金,一般很多人愿意为这样的事慷慨解囊。

但是,不少政府对这样的公司持否定态度。美国政府认为类似“绑架顾问”向客户收取的费用与赎金性质相当,这样更会助长恐怖组织的气焰。而“绑架顾问” 的客户——被绑架者家属,特别是当绑匪们表示要“撕票”时,唯一的选择就是付钱给他们,争取人质重获自由。2000年10月12日厄瓜多尔发生的10名外国人被绑架案中,就有一个美国人被杀害。之后,除了两名法国人自己逃离虎口外,其他几名人质最终获释。据称,他们得以重见天日,是因为在人质亲属的要求下,人质们工作的西班牙石油公司,为他们支付了1300万美元的赎金,“如果不是绑架顾问的帮助,赎金可能不止于此。”

结语:在人质救援中,首要准则就是“人质安全第一”,为了人质安全,可能很多其他考虑都得往后排。

  • 要闻
  • 企业新闻
  • 视频新闻

图片要闻

关于我们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网站建设    -     人力资源    -     服务中心    -     网站地图
本站主域名:chinafoods.com.cn
信息反馈QQ:100080036 100080028 100807000 
食品信息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1998 - 2016 鲁ICP备11016616号-3 鲁公网安备 37060202000115号
本站部分图文资料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更多信息,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之,经查证后24小时内删除!